移动版-xml地图

你所不知道的高速服务区生意经

发布时间: 2019-06-11 14:55 编辑:本站

  2019年6月7日,在回家的告诉路上堵到憋尿堵到怀疑人生的时候,让我忍不住想把这篇关于高速服务区的文章分享给你。

  这是在开车走遍了近乎半个中国,足足花了2个多月服务区调研后,在沪宁高速梅村服务区的24小时咖啡馆里,写完的6000字的文章。

  这可能不是关于中国高速服务区最好的一篇文章,但应该对中国服务区写的最用力的一篇。

  隐藏在其中的蓝海,超乎你的想象。

  01

  服务区,自古以来就很重要。

  在封建的中国,“驿道”可以看成农业经济的高速公路,对应的古代版服务区,叫“驿站”。

  明末,年轻的崇祯皇帝初登大宝,摆在他面前的,是个不折不扣缺钱的帝国空壳。

  为了节流,采纳的建议中,有这么一条,裁撤驿站。但他应该没料到,中国有两口饭碗碰不得,除了图书馆管理员,就是驿员。

  《明史》中说,“李自成,善走,能骑射,家贫为驿书”。简而言之,后来这个被裁员的银川服务区工作人员,将老东家从倒闭边缘变成了彻底破产。

  驿道畅,天下安,上级领导还是要重视服务区啊,而“驿站”能做的远不止这些。

  伴随着世界上早期最著名的跨国高速公路,全长近8000公里的丝绸之路开通,驿站开始兴起。

  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,后人挪于唐明皇的误国爱情,往往疏忽了,凭什么贵妃娘娘能吃到一口“一日不色变”的鲜荔枝。

  这背后,是在盛唐时,遍布全国1643个馆驿,2万多驿站工作的人员,形成的星罗密布且高效高速和服务区体系。

  说到底,还是个官家生意,吃皇粮的,可也没见的经营有多差劲。

  一个高颜值的服务区,是盛世标配。唐时驿站,设有驿楼、马厩、库房、厅堂、寝房等,土豪点的,有的还有花园和水池,古人情趣,可见一斑。

  然而,都爱说今不如昔,大抵是掩饰自己不足的常见粉饰,可在服务区上,这点,恐怕得认。

  02

  小长假,躲不过的,是堵到怀疑人生的高速,还有高速服务区迎接你的,尿液没过脚踝的厕所,勾起上学食堂记忆的饭菜,撒了金粉的泡面,和下辈子能塞进去的加油站。

  其实这没毛病,只能加油,嘘嘘,吃饭,这是国人眼中的服务区该有的自我修养。

  严格意义上,这也不是今人的锅。虽然驿站自古有之,但是早被万恶的北洋政府取缔了,现代的服务区,和高速公路一样都是舶来品。

  直到1984年底,中国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高速,连接上海中心城区和嘉定卫星城的沪嘉高速,破土动工。即便这样,中国现代高速公路建设,起步较西方国家,也晚了近半个世纪,在桑塔纳都能横着开的年代,更别提高速服务区了。

  但是黑白白猫,终究都要跟上国际形势啊,剩下的就是学谁。

  现在,如果你打开任何搜索平台,搜索任何对国内服务区的吐槽,一定也能拔出几条赞美日本服务区的萝卜泥。

  坦白讲,我是不吝反感精日的人,可这件事,真没得洗。各位随便去日本服务区感受下,都能体会到,其在人性化和精细化上,降维式的碾压。

  可已经很少有人知道,日本是中国高速服务区最早的老师。我国现行服务区规范,最早根据1980年日本道路公团出版的《日本高速公路设计要领》指出的原则制定。

  虽然,日本当时有了更新版,但是采用这版的考虑,主要基于货客车现实配比,早年中国的小型车、大客车、大货车比例约为52% 、13%、35%。一句话,我们现在服务区从设计之初,为跑大货考量,下车嘘嘘,上车泡面,根子上就是最简单的功能性,这样的体验感能好到哪去。

  03

  还不止于此。

  大家都知道麦当劳是全球最大的餐饮品牌之一,同时也是眼光最毒辣的商业地产运营商。

  但是在美国高速公路服务区,麦当劳是不允许加盟的。因为在麦当劳看来,因为高速公路服务区多是一次博弈,顾客吃了就走,质量的把控往往容易失控,最终损害还是品牌。

TAG:

上一篇:香港发展特色旅游 维港“水上的士”拟年内招标 下一篇:临沂新高速公路项目公开招标 全长约140公里

热门文章

图文资讯

主题专栏